因为歧视农民工BSCI验厂结果为D等级

因为歧视农民工BSCI验厂结果为D等级

近日,广州的刘女士收到了BSCI官方的邮件,今年的BSCI认证结果是D,刘女士很生气,做BSCI认证是工厂每年必做的验厂项目,结果有ABCDE五个等级,C才是合格,D意味着不合格,这是刘女士厂里最大的客户ART公司不能接受的,为了ART客户的大订单,刘女士采购好了几乎所有的布料,已经开始裁料了。拿了D,客户不接受这样的结果,要取消订单,这下厂里算炸开锅了;
原来负责验厂的王经理说出了实情,他说ITS验厂人员来验厂的时候,听到了有个小组的组长再大声骂一个扫地的大爷,说大爷动作慢了,厂里没扫干净,最好还说了一句“农民工就应该回到农村”。原来公众场合叫农民工算是歧视,这是BSCI认证所不能接受的。

刘女士的工厂是做成衣的,厂里大概有100人,男工,女工都有,这些年,刘女士在深圳的三套房产,2辆轿车,还有儿子在国外留学的费用都是靠这些“农民工”做出来的,发生了这样的事,她感到很心痛,大订单丢失了,人心也不稳定了。
我们来说说“农名工”这个词是怎么来的;
广东等地的早期开放,立即产生的用工需求,逼使人口管理在事实上开了一个口子,出现了百万民工下珠江的潮流。当时并没有想到农民工进城对农民意味着什么,只是要保开放地区的用工。

农民工的未来呢;
首先我国不可能不发生农民工,没有农民工,甚至可能导致整个改革的停滞。这决非危言耸听。谈起农民工,我们要心怀敬意的。
可以说,如今城里的每一幢新建的高楼,每一座新建的厂房,每一条新建的铁路、公路,每一座新建的机场等等,没有哪一处没有农民工的汗水。如果没有他们,那些最脏最苦最累的活,谁来干?那些在早期也曾生气勃勃后来却丧失了发展前景而垮掉的大批企业和商店的人们,会去干这些事吗?能干得了这么多事吗?赋闲在家的有之,渐次老去在家靠点退休金生活的有之,自找门路的有之,我们甚至没有理由过多地说他们的不是,何况其中还真有一些长期不计报酬而任劳任怨的模范,这不是他们的错,这是一种体制衰亡后的逻辑结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